当前位置:主页>古玩知识>“无锡画派”散论
“无锡画派”散论
来源:作者:本站
说到画派,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界定。大凡在某一个历史阶段,一些艺术见解、审美情趣、绘画风格以及创作方法相近似的画家构成的群体,即可称为画派。在西方艺术史上,绘画流派是自觉形成的。而我国绘画历史上的所谓画派常常是自发形成的,是后人根据以某画家或某几个有代表性的画家以及在他们直接或间接影响下的画家群体,有相同相近的美学思想、艺术风格、创作实践等加以总结而命名。  由于研究画史的专家观点不同,某些画家群体是否形成一个画派,结论也就不同。在清代后期至近代有所谓“扬州八怪”的称谓,上世纪50年代有人提出“扬州画派”这一名称。上世纪80年代初,扬州市还成立了“扬州画派研究会”,由于有人反对这一名称,研究会自己也认为这一名称不妥,遂改名为“扬州八怪艺术研究会”。“扬州八怪”一般认为有15位画家,“八怪”之说可能出于扬州地区方言“奇里八怪”,“八怪”这一称谓本身就说明这个画家群体画风奇特异端的特点,这个画家群体性格孤傲不驯,行为狂放怪癖,心中不平之气借书画宣泄。在艺术上,受石涛的影响,注重发挥个性,力求创新,善于运用水墨写意手法,思想的深刻,个性的鲜明,意味深邃,笔墨情趣,清新狂狷的艺术格调,构成了他们的艺术倾向。“扬州八怪”这个称谓就等于公认了它是一个艺术流派。  从逻辑上说,内涵越大则外延越小。一个画家流派,虽然有共性的特征,但具体到每一个画家,又是个性鲜明,异彩纷呈。共性存在于个性之中,如果一个流派的画家只有共性而少有个性,这个画派本身就不存在了。康熙、乾隆年间,在南京地区以龚贤为首的八位画家世称“金陵画派”。他们的个人画风相距甚远,彼此除偶有笔会以外并无深交。他们相聚在南京,他们的艺术成就各不相同,用各自手中的画笔,去描绘出自己的一片艺术天地。而上世纪60年代,由傅抱石、钱松喦、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等老一辈艺术家创立的新金陵画派,提倡写生,多以江南山水为表现内容,作品大多雄伟而秀丽,极具江南山水特色。新金陵画派的艺术观念,集中体现在傅抱石、钱松喦的论著中,归纳起来,即自觉的创新  有人将明四家沈、文、唐、仇同划为吴门画派,但有人认为唐寅、仇英的画风和沈周、文征明为代表的吴门画派画风并不一致,唐、仇二人师承苏州“院体”画家周臣,作品少“水墨苍劲”而多“工丽秀妍”的特色。对于这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纷争,似乎也无法统一。顺便提出,近年有人提出“太湖画派”这一概念,我们表示不太赞同,这就像将吴门画派和松江画派称为吴派一样,这里有个概念大小的问题,还有个画派命名约定俗成的问题。虽然画派有以跨时空为标志命名的,如南、北山水画派;有以画家姓名为标志命名的,如黄筌画派;也有以艺术特点或美学思想为标志命名的,如没骨派、写意派、文人画派、院体画派等等,但画派的命名多以地名为标志,所以,“无锡画派”这一称谓是较为确切的。  历史上,我们江苏可谓画派林立:从明清之际到民国之初,东有海上画派,西有金陵画派,中有苏州的吴门画派以及松江画派、常州画派、扬州画派(扬州八怪)、镇江派、丹徒派、武进派、太仓娄东派、常熟虞山派等等,为什么独少一个无锡画派呢?  一个画派的形成,首先要有画坛大家。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即使有了赫赫有名的大家巨匠,也不一定能形成画派。元末倪云林,画风平淡、清寂、高逸,明清之际,师法者甚多,遂有“云林派”之称。潘天寿《中国绘画史》说:“石田翁(沈周)亦曾谓倪迂淡墨为难学,宜乎三百年来,云林一派,杳如空谷传音。渐江诸公,仅能得其疏简一端,而别开新安一派耳。”倪云林画的意境和技法,在画史可谓鹤立鸡群,所以,在当时的文化背景下很难在家乡扎根。明初王绂,天分甚高,长于诗文,18岁应征入京,次年被冤狱所牵,充军山西大同20年。明太祖死后他才回到家乡无锡。42岁时以善书供职文渊阁,后为中书舍人(七品官),55岁病逝。他的创作大都表现文人生活题材,与当时“主流画风”格格不入,他的山水几乎无人效学。曾有无锡人陈勉初仿其画,因画院盛行浙派,便转学夏圭。由于王绂在家乡的时间很短,加之他的画的“非主流”性,得不到世俗的仿效、学习,没有形成以王绂为核心的绘画流派。但是,这两位画坛巨匠,无疑是无锡画派的源头。长期以来,无锡虽然工商极其发达,但它的地位却远不如近邻苏州,甚至它只是常州府治下的一个县。“重商少文”,“有志者”常常“外向发展”。比如,近代海派健将贺天健、钱瘦铁,金陵画派领军人物钱松嵒;像徐悲鸿、吴冠中等大师级的画家,都来自无锡,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无锡画派和其他画派以及徐悲鸿、吴冠中等大师之间的关系。  王伯敏先生在《中国绘画史》一书中提出画派形成的三条标准:从美学角度而言,视其是否具有自己的画学思想;从传承而言,视其是否具有明确的师承关系;从技法而言,视其是否具有鲜明的笔墨风格。按照这一思路,我们将无锡近现代画史作一个简单的寻绎。  清末民初,无锡画坛有两位大家:一位是吴观岱,一位是胡汀鹭。  吴观岱(1862年—1929年)名宗泰,又字念康,号觚庐、洁翁、观道人。同治元年出生。初师无锡画师潘锦(昼堂)画仕女,颇有成就,后来得到著名诗人、时任清政府度支部郎中的廉泉(南湖)的赏识与提携,到北京深造。在北京期间,他开始见到历代名画。当时画坛多重“四王”吴恽,鄙视石涛、八大,廉泉却独具慧眼,尽力搜罗石涛作品。吴观岱对石涛也推崇备至,竭力吸收石涛技法,形神备具,有“石涛再世”之称。因此,吴观岱成为近代史上提倡石涛画的先驱。自此,吴观岱画风大变,技艺大进。他又专攻山水,形成了博大雄健的画风,后由廉泉荐入清宫如意馆当供奉,临摹历史名人手笔,并为光绪皇帝绘课本故事,声誉鹊起。中年回到无锡,一扫“四王”风气,发扬“二石精神”,山水作品意境开阔,苍健浑朴,清醇厚重,他还学习过恽寿平,故他的画又具秀雅之气。  胡汀鹭(1884年—1943年)名振,晚号大浊道人,清光绪十年出生于商人家庭,师从张熊(子祥)的入室弟子朱逊甫习花卉翎毛,并学习华嵒、任伯年、恽南田。山水画初学沈周,后学唐寅,并吸收南宋马远、夏圭的水墨淋漓。他观摩大量古代名画,融会贯通,他的山水多取材江南,青山秀水,瘦石疏木,笔墨坚挺苍润,淋漓酣畅。简笔之处一抹淡墨,工笔之处纤毫分明,沉郁坚苍与飘逸淡雅常常浑然一体。可能是他足迹不远的缘故,他的山水不如吴观岱大气磅礴。1925年,他创办无锡美术专科学校,聘任无锡知名画家贺天健、诸健秋、钱松嵒、王云轩、陈旧村等教授中国画。  国学大师钱基博先生说:“吾邑近来言画者,首推观老,次亦称汀鹭,观老以苍秀胜,汀鹭以浑脱胜,一穷人巧,一尽天趣。”廉泉则言:“汀鹭山水与观老齐名”。林纾(琴南)题《汀鹭画册》谓“大作得力于一峰老人,以坚苍之笔,点染山水,不愧惟魄力雄伟,而韵致亦非时流所及,至於拙画,无一足言,较之尊作,大有上下床之别,吴君观岱亦吾老友,信哉锡山之多贤也!”可见汀鹭先生与观岱老人在无锡近代画史上的地位,此时也标志着无锡绘画流派的形成。  这一时期的重要画家还有丁宝书、王云轩、陈旧村、孙葆羲等。  丁宝书(1866年—1936年),字芸轩,光绪十五年(1889年)中秀才,光绪十九年参加乡试,中副榜。光绪二十年起,经人介绍,先后在常熟宗舜年、嘉兴钱子密两位收藏家府中执教,临摹了华嵒、陈淳、徐渭、张熊等人物、花卉和山水名作,5年间共临摹古人名画200多幅。光绪三十二年,廉泉在上海创设文明书局,聘请其为美术编辑。廉泉处收藏古今名画很多,他得以欣赏和临摹这些画坛珍品。他用近3年时间,临摹了8000余幅名画,其中精品120幅,题名《古今画苑》。他重视写生,师法自然。风雨天常撑着伞到园林观察风雨中的花鸟神态。他笔下的花鸟草虫神态栩栩如生,色彩鲜明、雅纯,别具一格,所画八哥、荷花尤佳。  王云轩(1877年—1963年),名鹤,师承过懋(晚清画家,字华坡,顾雪鹤弟子)。他不师古人师造化,60岁以前善于写生和想象创作,山水花卉、飞鸟走兽全能,尤以人物画风格独特,作有《鹤巢人物画稿三千法》、《人物写真》、《鹤巢画萃》4册及各种农作物工笔写实图,在素描尚未普及的年代里极有参考价值。如《百子图》形象生动,组合自然,《庙会》则用散点、焦点透视结合的方法从南门一直画到惠山,表现无锡民俗风物,构图严谨,气势恢弘,堪称无锡的《清明上河图》,令今人不可企及。陈旧村、孙葆羲、陈负苍等为其投帖门生。  陈旧村(1898年—1957年),1918年拜王云轩为师。成名后专攻鱼藻,笔墨出神入化,形象栩栩如生。30年代寓居苏州。  孙葆羲(1907年—1966年),自幼随王云轩学画,山水、人物、花鸟鱼虫皆有专精,尤擅走兽,曾作白虎图,遂与张善孖有“二难”之说。  这里不能不提到廉泉(1868年—1931年),他字惠卿,号南湖。光绪二十一年赴京应试,参加过康有为的“公车上书”,他的夫人吴芝瑛原籍安徽,出生名门望族,是有名的书法家。他是诗人,不以画名,但精于书画收藏和鉴赏,热衷书画教育,是当时无锡画界的核心人物,吴观岱、杨令茀、丁芸轩这些风云无锡画坛的人物,无不得到他的赏识、提携和帮助。这一特殊现象应当引起研究无锡画史者的重视。  钱松嵒(1899年—1985年)年青时于江苏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受业于胡汀鹭。胡汀鹭对钱松嵒十分喜爱,送给他几幅古画的照片供他临摹。这些照片有宋代王诜的《蜀道寒云图》,明代唐伯虎的《山水卷》,清代石涛的《山水小卷》,石溪的《山水册页》,因为“二石”的画多是南方滋润的山水,钱松嵒对他们的画风特别偏爱,深受他们的影响,同时他也从倪云林的“折带皴”中受到启示。50岁之前的钱松喦认真临摹了石谿、石涛、沈周、唐寅以及宋元的作品,石谿力度如铁的颤笔、浑莽厚重的意境,石涛师法造化的精神,对他影响尤深。深厚而全面的诗文书画功底,使他在中青年中脱颖而出。50年代以后,他努力探索中国民族传统绘画形式与反映现实生活相结合的道路。钱松喦的艺术特色主要表现在有情真味浓的时代气息,稳实巧变的章法布局,浑厚沉着的笔墨风格,交融互补的诗文书画结构。陆俨少、王伯敏认为钱松喦的画一是有新意,二是老而弥笃,三是敢于突破传统。  寓居香港的方召麐(1914年—2006年)是钱松嵒的弟子,继学岭南大家赵少昂,又受业于大师张大千。方召麐的艺术思想源于石涛。特别是石涛的“无法而法,乃为至法”之类的艺术主张,成了她创作的指导思想。她不断创新求变,追求“生”意和“拙”趣,她的画充满了天真烂漫的童趣。  吴观岱的弟子当中,早年旅居海外的杨令茀(1907年—1978年,印玺多作令芾,亦作令市),出生于书香门第。花鸟、山水、人物皆擅,笔下多文人雅士情调,诗、书、画融为一体。1937年后在美国侨居40年。先后至斯坦福大学、太平洋大学、华盛顿大学教授绘画和中文。最为著名的就是秦古柳和诸健秋。  秦古柳(1909年—1976年)曾用名秦廉,号问白,别署问白道人、问白居士。12岁拜吴观岱为师。跟随吴观岱学画的八年中,开始对宋、元历代名画真迹认真临摹,博取众长,后来又潜心于石涛、石谿、八大、新罗和扬州八怪等名家名画的研究和吸收,同时还结识了廉泉夫妇和壮陶阁主裴伯谦等收藏家,从他们那里博览和临摹历代名迹,汲取各家精华。中年潜心于石涛、八大等名家作品研究,加之丰富的游历,形成清脱俊逸、古朴浑厚的艺术风格。14岁时,吴观岱视其笔墨近于沈周,即使之摹《溪山秋霁图卷》,数日完成,吴观岱大为赞许,认为:“成人有数十年学力而不能至。”遂题签题引首题跋,又遍请名家题后跋,装裱成卷。胡汀鹭跋中称之“观老衣钵真传有属”。21岁起,先后在上海、杭州、南京、苏州、武汉等地举办画展,饮誉画坛,重视笔墨的发掘与意境的开拓。晚年笔墨日趋酣畅,画作时代气息强烈,形成既古朴雄浑,又俊逸洒脱的风格。亚明誉其为“当代画圣”,称他江南百年内罕有匹敌者。古柳先生的书法古雅凝重之中流露清秀之气,颇具金石韵味。  诸健秋(1891年—1965年)名鹄,字射侯。幼年即喜绘画,承家学,尤擅改琦、费晓楼仕女,线条流畅,设色淡雅,灵秀之气跃然纸上。1920年,慕吴观岱之盛名,遂投其门下,画艺益精。山水、人物以宋、元为宗,于元四家、明四家多有研习,上溯五代,尤醉心董源。逐渐形成自己苍润清秀,平淡天真的艺术风格。所绘仕女人物,形态逼真,神态宛然。山水多浅绛,墨色清淡,敷彩雅逸,运笔犀利遒劲。1934年,诸健秋先生的作品参加德国柏林普鲁士美术院举办的现代中国画展。受到了当地艺术家的好评。以为“足为西画借鉴”。钱基博在《健秋画存》序中说:“健秋仕女,由华新罗以参宋元人笔意,山水则兼用石涛、石谿,苍深不如观老,而特以轻秀出逸趣,此如韩昌黎之文,怪怪奇奇,雄变不测,而欧阳永叔效为之,往复百折,不能为韩公之至,而能为其不至者也,观老能取己者之长而时济之,健秋则避其所短而不犯焉。”  上世纪活跃在无锡画坛的知名画家众多:吴荣康、钱钟钰夫妇。吴荣康(1911年—2003年),曾师从胡汀鹭、陈旧村,后得徐悲鸿、陈之佛亲授。作品水墨淋漓、沉着浑厚、色彩鲜艳自然,所画鲤鱼尤为生趣盎然。王汝霖(1907年—2004年),曾师从胡汀鹭,后于徐悲鸿、吕凤子门下。长于山水,风格浑厚古朴。蔡光甫(1917年—),师从王云轩。山水兼工带写,典雅秀丽。唐原道(1909年—2003年),早年习山水,后专攻工笔花鸟,设色典雅,笔墨精湛。  历来将中国画分为“院体画”与“文人画”,所谓“院体”成员多为官员或供职宫廷画院的画家,他们擅长金碧青绿,多客观描绘,重形似,多工笔。而所谓“文人画”的作者多为在野文人逸士,长于水墨晕染,讲求诗情画意,重神似,多写意。由于时代的关系,“无锡画派”的画家既不能归于“院体”,也不宜归于“文人”,他们属于“江湖派(民间)画家”,或近于“院体”,或近于“文人”,或二者兼之。他们大多出生平民,依靠自己的天赋与勤奋,继承历代名画所长,而倾向“石涛”一路,多写南方山水,而富有文人画的意境。他们中多有从事美术教育的,这也是构成这个画派的成员的特色。吴观岱一支偏于传统,而胡汀鹭一支偏于革新,二者如鸟之双翼,车之两轮,构成无锡画派的核心。  无锡画坛人才辈出,许多画家卓有成就。当今“无锡画派”的传人,可视为“新无锡画派”。其中华士清当为翘楚。  华士清,笔名澄子,1942年10月出生于江阴市。曾任无锡书画院院长,无锡市文化局副局长。他1962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科。师从江南著名书画家秦古柳先生,潜心研究传统艺术,不断探索,注重深入生活,专业从事山水画创作三十余载,自成风貌。作品圆润灵秀,尤长于江南山水。他常年受美丽太湖风光的浸润以及无锡优秀绘画传统的熏陶,笔下自然而然地流露清秀雅逸的趣味。无锡独特的自然风光和深厚的人文底蕴,给他以丰富的精神素养,必然形成画家风格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华士清山水不同他人之处。他坚持中国绘画艺术的优秀传统,又能时出新意,在创作中挥洒自如,形成融自然生活、自我灵性,传统师承为一体的主体风格。亚明先生称其“尊师承道,更重自我,钻进传统,深入生活,到自然中去,从生活中来,久久运用传统绘画之理法,注入时代之精神,以心写生,以情作画”。并赞其作品“清逸秀润,意境深远,气韵可见,少见媚笔、俗笔,虽落笔江南,所写之作很少令观者有类同单一之感。同是几株杨柳,非古人范本,亦非自己固定脸目,在不同的画幅中,随着造境之需,变化无穷。此乃是得传统之动力,悟时代之精神,合二而一之故”。  刘达江,1928年2月生于无锡市。两岁时因意外事故致残成聋哑。8岁始自学芥子园画谱和汉碑书法。1947年初至1948年夏,经国立中央大学(现南京东南大学)艺术系傅抱石、吕斯百等教授允诺,在艺术系随班学习素描(白描勾勒)、速写、水彩等三个学期。1948年冬,拜秦古柳先生为师开始学习国画,随师20余年,得其真传。1960年,入江苏省国画院进修,先后得到老一辈名画家傅抱石、钱松嵒、亚明等指导。在绘画技法上,他不拘泥于一派一别,擅博采众长,食古化新,画风清新,气魄雄奇博大,更能将今物融于古法,万千气象,别开生面。他擅画山水、花鸟。长于巨构大幅,依墙而作,悬肘临空挥笔,线条坚挺,一笔而就,毋需辅笔修饰,一般人难于企及。钱绍武教授盛赞他“功底厚实,风神超逸”,“出笔便雅,清气逼人”。  杨齐南和尹光华也是秦古柳的弟子,前者长于山水,后者长于花鸟。郭亦栋,少年亦师从秦古柳先生,他主攻山水,工写兼擅。1997年后开始研究工笔画,在吸收传统工笔山水精华的基础上创造出独特而优美的绘画形式——用无纺布替代纸绢,构建具有强烈形式美感的新图式。  另有杨雨青、裘国骥、王福元、顾青蛟、许惠南诸人,他们的画风也深得“无锡画派”的滋润,粱元在绘画形式和意蕴的探索和创新上,颇有成就。  进入21世纪,无锡的经济突飞猛进地发展,文化事业蒸蒸日上,建立“无锡画派”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无锡画派”——也理所当然地载入美术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