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古玩知识>你看著录我重流传 古代书画投资有讲究
你看著录我重流传 古代书画投资有讲究
来源:作者:本站
在今年的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古代书画无疑是最大的热点。在已经举行的春拍上,中国嘉德推出的钱维城《雁荡图》手卷,成交价达到了2408万元,创下了今年中国书画拍卖的最高价;在香港佳士得的春拍中,估价仅为120万至150万港元的吴历《仿王蒙山水》立轴,成交价达到了1824万港元。即将于7月在北京举行的天津国拍春拍,从海外回流的董其昌绫本书法手卷精品,也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当古代书画市场逐渐火爆的时候,市场的投资思路也开始分化,究竟是看著录还是看流传,成为了市场投资的两种趋势。    通过权威著录书籍到拍场“淘金”,已经成为了近年来古代书画投资市场上的一个普遍现象。以钱维城的《雁荡图》手卷为例,其就曾被《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第5册《石渠宝笈·续编》所著录。这使得其在2002年中贸圣佳秋拍的时候,拍出了429万元的高价。不到五年时间,当它再次出现在拍卖市场的时候,它的成交价已经超过了2400万元,升值超过了五倍。    之所以通过著录书籍进行古代书画投资,逐渐成为市场的主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许多新投资者对于古代书画的鉴定不够明了,加上市场上“鱼目混珠”,因此投资被著录的书画无疑将大大提高投资的“命中率”。但这种方法的缺陷也是非常明显的,由于这些被著录的书画早已被市场各方所熟悉,因此捡漏几乎是不现实的。因此,通过书画的流传判断其价值也开始为市场所接受。    作为“清初六大家”的吴历,本身画作较少见,巨幅尤为难得,因此要从著录书籍中找到其精品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这件《仿王蒙山水》之所以引起市场的激烈竞争,除了画风近似元人山水雄秀的气势,更为重要的是有张经、孔广陶、孔广镛、潘佩裳等众多收藏大家的收藏印,这无疑大大增加了它的分量。无独有偶,即将拍卖的董其昌绫本书法手卷精品,内容为唐代诗人崔颢的《七夕宴悬圃》诗二首和《霍将军》诗一首。在这件绫本长卷的卷尾,有清代画家“四王”之首的王时敏的长篇题跋。王时敏在少年时曾经得到董其昌的激赏,他的题跋更显示董其昌绫本书法手卷的流传有序。    究竟是通过“著录”还是“流传”进行古代书画投资,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虽然像《石渠宝笈》等权威书籍所著录的书画并非都是真迹,更非都是精品,已为收藏界所共识,但是对于没有鉴定经验却有实力的投资者来说,通过著录书籍来保证投资的安全性,无疑是最为有效的方法;流传有序虽然可以对于古代书画进行鉴别,但从目前市场来看,通过“挖款”、“补章”等手法,也可以制造出类似的效果,对于一些涉世不深的投资者来说,很容易上当。因此投资者需要根据自己对于古代书画鉴别常识的熟悉程度,以及自己的实力,选择合适的方法进行投资。 在今年的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古代书画无疑是最大的热点。在已经举行的春拍上,中国嘉德推出的钱维城《雁荡图》手卷,成交价达到了2408万元,创下了今年中国书画拍卖的最高价;在香港佳士得的春拍中,估价仅为120万至150万港元的吴历《仿王蒙山水》立轴,成交价达到了1824万港元。即将于7月在北京举行的天津国拍春拍,从海外回流的董其昌绫本书法手卷精品,也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当古代书画市场逐渐火爆的时候,市场的投资思路也开始分化,究竟是看著录还是看流传,成为了市场投资的两种趋势。    通过权威著录书籍到拍场“淘金”,已经成为了近年来古代书画投资市场上的一个普遍现象。以钱维城的《雁荡图》手卷为例,其就曾被《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第5册《石渠宝笈·续编》所著录。这使得其在2002年中贸圣佳秋拍的时候,拍出了429万元的高价。不到五年时间,当它再次出现在拍卖市场的时候,它的成交价已经超过了2400万元,升值超过了五倍。    之所以通过著录书籍进行古代书画投资,逐渐成为市场的主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许多新投资者对于古代书画的鉴定不够明了,加上市场上“鱼目混珠”,因此投资被著录的书画无疑将大大提高投资的“命中率”。但这种方法的缺陷也是非常明显的,由于这些被著录的书画早已被市场各方所熟悉,因此捡漏几乎是不现实的。因此,通过书画的流传判断其价值也开始为市场所接受。    作为“清初六大家”的吴历,本身画作较少见,巨幅尤为难得,因此要从著录书籍中找到其精品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这件《仿王蒙山水》之所以引起市场的激烈竞争,除了画风近似元人山水雄秀的气势,更为重要的是有张经、孔广陶、孔广镛、潘佩裳等众多收藏大家的收藏印,这无疑大大增加了它的分量。无独有偶,即将拍卖的董其昌绫本书法手卷精品,内容为唐代诗人崔颢的《七夕宴悬圃》诗二首和《霍将军》诗一首。在这件绫本长卷的卷尾,有清代画家“四王”之首的王时敏的长篇题跋。王时敏在少年时曾经得到董其昌的激赏,他的题跋更显示董其昌绫本书法手卷的流传有序。    究竟是通过“著录”还是“流传”进行古代书画投资,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虽然像《石渠宝笈》等权威书籍所著录的书画并非都是真迹,更非都是精品,已为收藏界所共识,但是对于没有鉴定经验却有实力的投资者来说,通过著录书籍来保证投资的安全性,无疑是最为有效的方法;流传有序虽然可以对于古代书画进行鉴别,但从目前市场来看,通过“挖款”、“补章”等手法,也可以制造出类似的效果,对于一些涉世不深的投资者来说,很容易上当。因此投资者需要根据自己对于古代书画鉴别常识的熟悉程度,以及自己的实力,选择合适的方法进行投资。 在今年的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古代书画无疑是最大的热点。在已经举行的春拍上,中国嘉德推出的钱维城《雁荡图》手卷,成交价达到了2408万元,创下了今年中国书画拍卖的最高价;在香港佳士得的春拍中,估价仅为120万至150万港元的吴历《仿王蒙山水》立轴,成交价达到了1824万港元。即将于7月在北京举行的天津国拍春拍,从海外回流的董其昌绫本书法手卷精品,也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当古代书画市场逐渐火爆的时候,市场的投资思路也开始分化,究竟是看著录还是看流传,成为了市场投资的两种趋势。    通过权威著录书籍到拍场“淘金”,已经成为了近年来古代书画投资市场上的一个普遍现象。以钱维城的《雁荡图》手卷为例,其就曾被《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第5册《石渠宝笈·续编》所著录。这使得其在2002年中贸圣佳秋拍的时候,拍出了429万元的高价。不到五年时间,当它再次出现在拍卖市场的时候,它的成交价已经超过了2400万元,升值超过了五倍。    之所以通过著录书籍进行古代书画投资,逐渐成为市场的主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许多新投资者对于古代书画的鉴定不够明了,加上市场上“鱼目混珠”,因此投资被著录的书画无疑将大大提高投资的“命中率”。但这种方法的缺陷也是非常明显的,由于这些被著录的书画早已被市场各方所熟悉,因此捡漏几乎是不现实的。因此,通过书画的流传判断其价值也开始为市场所接受。    作为“清初六大家”的吴历,本身画作较少见,巨幅尤为难得,因此要从著录书籍中找到其精品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这件《仿王蒙山水》之所以引起市场的激烈竞争,除了画风近似元人山水雄秀的气势,更为重要的是有张经、孔广陶、孔广镛、潘佩裳等众多收藏大家的收藏印,这无疑大大增加了它的分量。无独有偶,即将拍卖的董其昌绫本书法手卷精品,内容为唐代诗人崔颢的《七夕宴悬圃》诗二首和《霍将军》诗一首。在这件绫本长卷的卷尾,有清代画家“四王”之首的王时敏的长篇题跋。王时敏在少年时曾经得到董其昌的激赏,他的题跋更显示董其昌绫本书法手卷的流传有序。    究竟是通过“著录”还是“流传”进行古代书画投资,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虽然像《石渠宝笈》等权威书籍所著录的书画并非都是真迹,更非都是精品,已为收藏界所共识,但是对于没有鉴定经验却有实力的投资者来说,通过著录书籍来保证投资的安全性,无疑是最为有效的方法;流传有序虽然可以对于古代书画进行鉴别,但从目前市场来看,通过“挖款”、“补章”等手法,也可以制造出类似的效果,对于一些涉世不深的投资者来说,很容易上当。因此投资者需要根据自己对于古代书画鉴别常识的熟悉程度,以及自己的实力,选择合适的方法进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