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古玩知识>书画大家题签亦珍贵
书画大家题签亦珍贵
来源:作者:本站
在中国书画的收藏中,许多小种类的收藏越来越被人们重视。诸如出自书画名家、大家的手稿、便函、简札、题签等等。笔者亦热衷书刊题名、网页签条、座右警语等各类题签的集藏,也有一些收获与体会,愿与读者交流,以期共同提高。 一般说来,题签与书画作品一样,既有一定的内容、讲究笔墨表现和章法布局,同时又是署名款印信,是完整的艺术品;题签又多为命意点题的特定之作,是只此一用、只此一份的孤品,审美价值以外,有些还具文献史料意义。此外,还由于题签尺幅小,书写难度大,极易体现出书画家的艺术功底和技巧。正如历代书画家在制定润格时,多把特大特小幅面的作品资费订在常规尺寸的数倍和十数倍之上。 在此,笔者择藏签一二与读者共赏。 《童雪鸿印存》印签是现代美术史上卓然一代大师黄宾虹先生题写。宾老书法质朴舒和,苍雄拙秀,与那些追求妍丽柔媚或雄强霸蛮之风的大异其趣。宾老亦早自知其片纸只字必为后世所珍,作品无论大小,从不随意为之。此签宽不盈寸,同样典型地体现其风格气象。观来行笔滞重,锋势到位,墨浓如漆,丰肌腻理,经历六十多年,仍光色灿然。抗日战争期间,童雪鸿先生有五集印作行世,分别请黄宾虹、张大千、马公愚、王福厂等大家题签。童先生是早年新华艺专的高材生,早期西泠社社员,书画印精绝,颇得宾翁爱赏。不言而喻,题签自非一般意义。 1966年文革兴起,童雪鸿先生不堪忍辱,含冤自尽。1981年,为纪念这位著名书画家、艺术教育家、印坛“新皖派”先驱人物,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童雪鸿书画选集》。在编辑过程中,发现这一凝结师情和乡谊的印签散失了,只好选用些他人的题签,不能不引以为憾。1996年,笔者有幸获见此签并商得藏主割让,自此便奉若珍宝。如今每每展读,总会心生感慨。 《不断新我》一题系“黄浦江畔一枝笔”上海著名书家任政先生所书。此书作谨严端雅,雍容和穆,神情骨秀,让人百看不厌。友人赠予后,即常置于案头,视为座右。以为“不断新我”一词与日新月异的时代精神极为合拍,常读常思,有催人奋进的激励作用。 以上是玩赏既久的点滴体会,也是其中乐趣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