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收藏文化>警惕国家文物鉴定商业化
警惕国家文物鉴定商业化
来源:作者:
        最近一段时间,国家文博部门和文物鉴定专家异常活跃,但是这种异常活跃中隐藏着极大的危机和隐患。国家文物鉴定商业化愈演愈烈,应该引起国家文物主管部门和社会有识之士的高度重视。

一、国家文物鉴定商业化的种种表现
近年来,国家文博部门的很多著名专家、鉴定家们为利益所驱使,热衷公开“走穴”,鉴定专家商业化现象十分严重。
1、热衷于现场鉴定和巡回的专场文物鉴定活动
国内媒体和网上时有报道——收费标准明确、专家姓名真实。如固定文物鉴定专场——“国家博物馆广东总发行处”在广州环市东路设“十大国宝和十二生肖青铜器”经销处,最近又设一家“古今通宝”旗舰店(广州市历藏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古今通宝中国收藏品交易展览中心)出租场地及专家现场鉴定。广州日报“公告”有中国文物鉴定委员会瓷器专家、北京故宫博物院玉器专家、中国文物修复委员会青铜器专家现场鉴定,签名并出具“中国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证书”. (公然违反有关规定)。附收费通知:“口头鉴定200元/件,取样出报告多加2000元/件,需出具证书者再加2000元/件,3项合计4200元。”(参看附件1—4),试问“专家们”凭什么可以收取这等高额费用?
今年在广州市芳村一号广场有国家文物鉴定专家现场鉴定瓷器和玉器,不管真赝瓷器每件收费100元,玉器收50元(无任何收据和证书),专家每小时可鉴定100件左右。大家知道,文物鉴定是个细活,无论是多么大的专家,鉴定一件物品,起码要花上十来分钟(最少总得几分钟吧),除非十分明显的仿品,大家想一想,在这么贵的鉴定费面前,人们拿来的肯定大部分不是十分明显的仿品。可叹的是在商业操作的的背景下,这种不可能便成了自然的东西。有的专家为了赚钱,甚至在报纸开设专栏,仅凭读者寄来的像片就口气十足、十分肯定地给人定真假、下结论。真是悟空再世、神仙下凡!
2、热衷于举办各种各样的文物鉴定培训班
各种各样的文物鉴定培训班大都照本宣科,以国家文博部门的专家们讲课作号召,以馆藏文物为饵(这些文物是真是假?是真的话则违反文博部门文物出库出馆应该经过层层审批的规定;如假的话岂不是弄虚作假,误导学员?),学员不论学历、经历、水平,来者不拒,交钱即可。目的只有一个(“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收取高价培训费(当然无人交税)是也。
国家文博部门的专家们在国内各地举办“文物鉴定培训班”,专家讲课时还在用老一套的“教条方式”,向学员展示的教材都是流传有序、难得一见的“名窑、官窑器”。但试问这些所谓“标准器”教材,学员们能在古玩市场上见到吗?这是学员们一辈子也无法见到的器物!因为古代瓷器的烧造是人力+火的艺术创造出来的,绝对无“标准”可言,即使是验收严格的官窑器也不例外(模制品除外)。文物鉴定培训的教学,绝对不能套用其他学科的教学教育模式,采用类似1+1的公式、文字、数据作标准。所以这种“培训教学方式”是学非所用、引导学生走入死胡同的教育方式,会误导广大初学者,导致初学者“按图索骥”地进行收藏。在高科技发达的今天,哪一件仿品不是按原器造出来的?别说初学者会上当,连有几十年经验的老行尊、文物鉴定专家,也不例外。
3、热衷于参加各种“典礼”“仪式”
文物鉴定会、展览会、研讨会、收藏协会成立及古玩、收藏品市场的成立,无这些专家的参与自然减色不少,由于有丰厚的报酬,不少国家文博专家有请必到。据说,邀请方除了负责专家们的往返机票住宿等一切费用外,外加少则一万元多则几万元的“红包”,这是公开的秘密。
4、热衷于参与指导仿造古文物
还有一些国家文博专家热衷参与指导仿造古文物:什么十二生肖、十大国宝青铜器,什么清代官窑瓷器,什么“鬼谷子下山”元青花大罐等等的高仿器都出现在市面上。笔者认为,以国家名义仿制的高仿品大量充斥市场终究不是一件好事情!
5、利用拍卖活动进行炒作
更有甚者,竟有国家文物鉴定专家利用拍卖活动进行炒作:某鉴定专家叫其夫人把器物委托拍卖,专家自己对器物进行鉴定,定价近百万元后推出拍场,器物再由专家现场竞拍回。从中炒作器物的后市价值(该器真赝有待考证。如果是真品,明显有炒作之嫌;如果知假贩假,专家就要受到道德谴责甚至受到法律制裁)。发生这样的丑事,作为拍卖机构必须小心注意!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专家所利用!拍品是真的话还情有可原;拍品如假,将会对拍卖机构造成信誉上无可估量的损失!在此建议拍卖机构应培养自己的鉴定部门和鉴定家(国外拍卖机构都自设鉴定部),不要太相信时下的鉴定专家!本文的举例都是真实的,作为拍卖机构和藏友都应引以为戒。
6、偷税漏税现象十分严重
还有一个问题必须引起社会尤其是税务部门的高度重视,就是这些专家日进斗金,从来没有(或很少)人主动交税,难道作为国家文博专家就可以凌驾于税收法律之外?人们对目前“收入分配相当不均”非常愤懑,就是那些利用职权,进行权钱交易,一夜暴富的人。他们靠头顶上的光环偷逃税款、权钱交易等牟取大量非法利益和不义之财。税务部门不要眼光只盯住普通老百姓,应该加强对这些专家的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

二、国家文物鉴定商业化的内在原因分析
1、研究缺乏创新,心不在焉是主因
文博部门都是国有企业,权力、政策都集中在中央文博部门和首都文博部门,有关文物方面的问题,都是北京的有关人士说了算,国内各省、直辖市的文物专家基本是陪衬的角色,时下北京文物鉴定家的名声是风靡全国各地。本人认为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做法,只会限制国内的文物研究和发展,因为文博部门是科研机构,不是行政部门。科学研究是无界限的,谁能研究出成果,谁就是专家。解放至今五十多年,新修改的《文物保护法》也已颁布了几年,可是国内的文物管理状况还在走老路,在文物研究和鉴定方面,大都无所建树。但是一切的一切还是国家文博部门说了算。
考古工作者和参与考古的专家们,是值得人们尊敬的,他(她)们长年累月离别亲人披星戴月千辛万苦地参与考古研究工作,绝非一些高高在上养尊处优指手划脚发号施令的文博专家可比拟的。此外,我国一些文博专家的研究有二个特点:一是根据古籍研究,其研究成果与古人大同小异(可从近现代陶瓷专家的论著中比较),人们戏称“食古不化”;二是根据馆藏品进行研究,人们戏称“闭门造车”。由于研究的对象相同,研究的资料雷同,研究的手法一致,因此他(她)们研究出来的成果(无论论文还是著作),几乎千人一面、千篇一律。这样的人只是凭着他(她)们出身于“名门”(文博部门),身披“漆金外衣”而成为专家。
不少专家不承认自己有某些地方不熟悉、缺少研究,自欺欺人地认为只要是自己研究的专类就没有自己不懂的,他们不懂得所谓“专家”就是“学有专攻”的意思。为什么不叫“全家”,道理就在这里。比如研究古陶瓷的专家,有的擅长明清古瓷,对高古瓷可能不大熟悉;同样有人擅长高古瓷,对明清古瓷不大专业;有人看旧仿内行,看新高仿的东西就未必在行,只有承认这一点,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由于时下的国家文物专家们都在热衷于搞文物收藏培训班、文物鉴定活动,参加展览会、各种协会、市场成立典礼,指导文物仿古业务,忙得不亦乐乎。专家们已走进了商业化的怪圈,哪有时间、精力去搞文物研究工作?去攻克文物鉴定的难关?但你们应记住,解放几十年来,都是广大的纳税人在供养你们(领取国家奉禄的人),应在有生之年,把一已之长回报社会!而不是利用国家给予的“光环”、“金字招牌”去敛财甚至指鹿为马。本人只是一个普通的收藏者,并非专职研究人员,但也完成了“出水文物研究”(已有多家媒体报道)和“元代云南釉里红(褐)瓷器研究”等文物研究课题。斗胆试问你们几十年来又研究出了什么?
鉴于时下文物部门及文物专家们,大都进入了商业化行列的实际状况,国内的文物研究应由谁去完成?又将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应该引起有关部门和领导的深思。
2、文博专家人数太少,“终身制”是主因
国家文物鉴定商业化泛滥,是因为国家文物鉴定专家十分有市场,有需求。以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为例,目前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只有88名。分到各专业的人数更少。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在大家都崇拜国家专家、民间专家缺乏宣传和光耀“光环”的背景下,这么少的专家自然十分有市场了。
让人百思不解的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居然是终身制!由于实行“缺额递补制”——“死一个补一个” ,这意味着只要光荣当选“中国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就可以当到死的那一天,不管这个人是半身不遂还是得了“老人痴呆症”。在中央领导人都要退休、在“与时俱进”成为党的思想路线的今天,这种落后制度真是匪夷所思。众所周知,人的衰老是自然规律,不可抗拒。无论是谁,无论是多么高级的专家,到了一定年龄就必须退出工作岗位,即使专家延退也不是没完没了,也有年龄限制(最多65岁)。“终身制”的弊端是明显的,一是鉴定委员队伍严重老化(最高龄委员长居然84岁,完全可以申报纪录),老眼昏花就很容易看错看漏,记性减退就会误事坏事,文物鉴定的科学研究更是从何说起!这是人所皆知的常识;二是年富力强的中青年专家、新成长的有水平的专家无法进入(位置全被占领了),还会造成人才“青黄不接”和“假性饱和”的严重后果。因此,片面强调“人老有经验”是一个严重的认识误区,在造假泛滥、科技手段日新月异的今天,“老”未必就是“有经验”的“代名词”。目前一些“老委员”倚老卖老、目空一切、一言九鼎甚至屡屡颠倒黑白,频频闹出笑话就是明证!自古以来只有学生状元而没有老师状元。这一点希望国家文博部门的决策者能重新清醒认识,不要“一本通书读到底”,应该重新做出制度安排。
3、国家文物鉴定商业化,监管不力是主因
《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管理规定》和《文物、博物馆工作人员职业道德准则》都有规定,不得以“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或“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的身分参与社会上的商业活动和给人出具鉴定证书,以维护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尊严和权威性。但是实际上谁来维护尊严和权威性呢?
根据《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管理规定》草案,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是国家文物局为有关行政决策而设立的咨询和鉴定、评估机构,其主要职责是根据国家文物工作的需要,对可称为文物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和等级,进行鉴定和评估,为文物征集、保护、管理和执行有关文物保护法规提供依据,直接服务社会公众不属于其工作范畴。但是现状是文博部门和国家文物鉴定委员大量、频繁甚至泛滥成灾地介入“直接服务社会公众”,这种情况谁来监管?
无庸讳言,目前我国收藏市场的混乱,与鉴定行业人员的混乱有关,而鉴定行业人员的混乱则与有关部门监管不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溯其根源是文博界几十年脱离实践,改革开放后又脱离市场。

三、国家文物鉴定商业化的整治对策
针对国家文物鉴定商业化的愈演愈烈,有关部门必须高度重视,认真整治。在此,笔者不揣深浅,提出几点对策建议,仅供参考:
1、打破 “委员终身制”,公开挑选社会精英充实各级鉴定委员会
要彻底打破各级鉴定委员会“委员终身制”。规定凡鉴定委员会委员达到65岁便要退出鉴定委员会。
建议打破条条框框和论资排辈观念,向社会公开挑选年轻有为、有理论水平和实战经验、道德品质优良的社会精英充实各级鉴定委员会,形成“鲇鱼效应”和良性循环。
2、建立和完善文博部门和从业人员约束和他律制度
打破“本位主义”,建立和完善文博部门和从业人员约束和他律制度。以国家博物馆名义以传销形式到处推销仿制品,实在有损国家博物馆的名声,应该尽快制止;以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名义到处泛滥高价鉴定,逃税敛财,实在有损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清誉,应该严肃处理,依法追缴税款;要敢于自清门户,对少数“高山的马桶——臭名远扬”、劣迹斑斑、群众意见很大的“委员” (一查访就知)应该及时清除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队伍,以严肃纪纲。
3、出台政策鼓励发展民间鉴定机构
打破文博部门鉴定一统天下的制度和局面,出台政策鼓励民间组织有真正水平的人士组成权威鉴定机构,以解决民间收藏鉴定难的状况。
4、打破专家“传奇神话”
本人在此呼吁!广大收藏者们,不要盲目相信文物鉴定专家,因他们是人,不是神!他们也有不足之处:他们毕业出身于文博部门这个“世家”,所学的,所接触的教材都是馆藏品,它们都是国宝级的文物(这样的器物在国内市场上难得一见,否则“拍卖”就不会出现天价!)。特别是瓷器,都是唐、宋、元各代名窑和明清各朝官窑器或精品,它们大部分都是流传有序的“传世品”和“出土器”。这种器物在现今古玩市场上是难得一见的,然而专家们的一生所学和研究,都是面对这些器物,应该承认专家们在这方面是精通的、准确的。但在民窑、杂窑及出土器、出水器、造假器(凡他们未见过、未接触的器物)方面的研究,他(她)们不如考古学者及有水平的收藏家,甚至比不上一些古玩商贩的水平。因为他(她)们不愿走出博物馆的大门,不愿走进市场,养成了坐井观天,夜郎自大的本性。但偏见比无知更可怕!本人十分赞同北京华夏物证古陶瓷鉴定所所长毛晓沪先生在“文物打假”四人谈中的一段话“现在的博物馆虽然人才济济,可是并不能驾驭当今市场。老一辈专家的经验过时,不能与时俱进:新一代人又养成了在博物馆‘吃大锅饭’的惰性,造成文物鉴定的‘信任危机’。另外‘学术研究’和‘辨伪’是两回事。学术界有名的专家写过多部著作的不一定能准确辨真伪……我认为:真正的鉴定专家应该是从“造假”和“市场”两个环境中磨炼出来的,而不是从学校和博物馆里走出来的。”毛先生以上这段话,中肯而又真实地反映出时下文博鉴定专家的实况及水平!
许多刚入门的收藏者先开始迷信文博专家,可由于专家经常“打眼”甚至有意颠倒黑白,给收藏者带来了巨大的金钱损失和精神损失,最后“专家”在收藏者心目中的地位和威信日益降低,与此同时,专家的文物鉴定证书信誉扫地,由一纸难求,发展为视如敝屣,唯恐弃之不及。这个结果是文博专家的悲哀,更是文物界和收藏界的悲哀!

注:为引起有关部门和领导高度重视,本文抄寄《求是》内参和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副局长董保华、童明康、张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傅熹年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