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投资热点>拐点声中:新人蹿红西画受宠
拐点声中:新人蹿红西画受宠
来源:作者:
纽约一些藏家开始兜售中国当代艺术、拍卖行将减少拍卖中国当代艺术、艺术市场拐点来临面临熄火…… 
  此前流行的传言似乎都是中国艺术品的“利空”:纽约一些藏家开始兜售中国当代艺术、拍卖行将减少拍卖中国当代艺术、艺术市场拐点来临面临熄火……不过,在“满街都是艺术家”和“收藏家鱼贯而行”的场面上看,上海双年展、上海艺术博览会和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展传递给我们的信息,似乎一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坏。 
  年轻艺术家成市场交易主力 
 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的上海国际当代艺术展(SHC)更受到国际藏家的重视。该展会刚成立两年,已是亚洲最重要的当代艺术交易展会。此次SHC的130家参展画廊中,50%是欧美顶级画廊,50%是亚洲画廊,中国本土实力最强的当代艺术画廊也都在其中。SHC的交易情况,逐渐成为中国当代艺术交易市场的一个“晴雨表”。 
 本届SHC,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年轻艺术家开始冒头。谢磊,这位“80后”油画家2005年才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现在巴黎国立美术学院就读。不过,他2008年的新作被纽约Marlborough画廊摆在展区中的显眼位置,与赵无极、朱德群的作品放在一起招徕藏家。同样,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的画家冯朔也由国外画廊包装后重新进入市场。作为本土画廊的代表,上海沪申画廊推出的年轻艺术家欧阳春的油画作品也已于开幕当天就被订购。 
    去年,第一届SHC主办时,仍然需要张晓刚、岳敏君等千万身价画家的作品支撑门面,今年这些业已成名的艺术家作品正逐渐淡出SHC。 
  “中国青年艺术家具有很高的创作水准,而且来自中国这样一个背景,本身就值得关注。”来自纽约的画商JohnthanLavoie说道。事实上,艺博会的性质本身就不比拍卖行。物美价廉的资源和种类,正是吸引国外藏家愿意前来淘金的主要原因。去年,纽约艺术经纪人詹姆斯•科恩分别以26万美元和45万美元的高价售出了比尔•威尔拉的影像作品和白南准的雕塑作品,这已是极高数目。 
  而在去年引起火爆抢购的“惊喜的发现”板块,今年的作用更为突出。这个旨在推出年轻艺术家的收藏板块,今年推出的艺术家数量由20位提高到32位,并由11位亚洲的策展人进行学术把关。 
  不过,除了艺术经纪人和画商在交易现场频频私语、互递名片外,很多艺术家也喜欢来逛这样的艺术博览会。 
  “从这里也能看到国际当代艺术的趋势,中国的艺术家有些沉不住气,而国外的艺术家往往都是在某个领域坚持很多年的,比如我很喜欢那位录像装置艺术家TonyOusler的作品。”北京艺术家展望在现场对记者说,TonyOusler由欧洲Lorenzo画廊代理,他是上世纪90年代后出现的录像艺术家的三大代表人物之一,古怪的两个融合在一起的变形人脸不断发出对话是他的代表符号。 
  艺博会凸显经典西画收藏价值 
  与SHC的火热一样,在上海世贸商城举办的老牌上海艺博会也比去年扩大了规模。而其综合艺博会的性质,也弥补了SHC纯当代艺术市场的某些不足。此次艺博会上,亮点之一便是经典油画中巴比松画派作品面向中国艺术品收藏家。 
  这是由上海“classic简”经典西画沙龙带来的重量级作品25幅的部分,除大量巴比松画作外,还有荷兰画派和比利时画派代表画家的作品,而处于浪漫主义与印象主义之间的过渡性代表人物亨利•方丹•拉图尔的作品《桌上的四个桃子》也赫然在列,此幅作品是目前国际艺术市场上极少可售的拉图尔作品之一,在既往可寻的拍卖纪录中,交易价格往往比预估最高价高出20%~50%还多。 
  “巴比松画派里面诞生了很多后来的印象派大师,巴比松画派在经典艺术领域也是极为重要的收藏,在国际西画拍卖市场,多年以来也一直呈现稳中有升的格局。”“classic简”经典西画沙龙主持、艺术经纪人周莉介绍说。 
  此外,展会推出的一幅比利时画派的代表韦伯克霍温(Eugene,1798~1881)作品《羊群与马》也是上海艺博会的亮点,该画家是如今比利时国旗和国徽的设计者,在比利时的艺术声誉无人能及。画中群羊生动活泼,姿态各异,完全再现了一个活生生的世界,特别是羊群的色调处理,近处光鲜,远处柔和,中间过渡的爬山的羊不仅完成了动态的呼应,更实现了色调的衔接。 
  据悉,周莉还将参与组建一个即将上市的艺术基金,来操作经典西画作品在中国的市场开发。该基金初拟认购5000万元人民币,将于今年年末开始正式运营。“近年来,油画的收藏、投资者以及画廊、拍卖公司等中介机构日渐增多,也是西方经典油画未来发展的一个表现。仅居家用的西方经典油画,其市场潜力目前都不可估量。”北京和君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明夫评价到。 
  两个举办在传统秋拍之前的艺博会,正在形成一种合力,传统的市场力量并未因之前的市场低迷而散去,而新兴的市场力量也开始勃兴。至少短期来看,艺术市场表面还是热闹如旧。至于是否真正“外热内冷”,则要等到艺术品秋拍来临时解答。

上一篇:艺术品投资 等待第二春
下一篇:“金镶玉”奖牌将留京城博物馆